超黄视频

“……”

听到年轻老总的问题,万可莹和苏安璇两人面面相觑,后者更是无比懊恼地捂住了脸。

妖兽啊,明明可以躲得过去,却是被好友多此一举,暴露了她的存在。

“周总好,我叫苏安璇,艺名璇子,原先是乐喜音乐的签约歌手。前段时间乐喜音乐被蓝鲸音乐收购,我的经纪约就转到了蓝鲸音乐,目前和可莹都是跟的桑姐这位经纪人。”

事到如今,被爆出身份的苏安璇硬着头皮做了自我介绍,希望自己的惩罚不要太重。

相比于现在大红大紫的万可莹,她本人加盟蓝鲸音乐之后,基本上没有什么建树,新单曲也在筹备中,可以说还未对公司有过丝毫贡献。

嗯,除了先前出品的歌曲上了有公司股份的江南里音乐网站,赚了一点点小钱。

“你这个季度的奖金也没了。”

看着眼前瓜子脸长发的清秀妹子,周安安点头说了一句,一视同仁。

貌似,他对这位璇子倒是有一些印象,也挺耳熟的。

不过前世大多是听对方的歌,从来没有真正记住对方的脸,或者来说他很少关注过对方的长相,现在看看还挺不错。

随着接下去几年网络歌曲的兴起和传统唱片行业的没落,不少拥有知名度歌曲的女歌手逐渐沦为歌红人不红的典型,继而演化出网络歌手这个名词。

海边的短发清新美女让你怦然心动

当然,这个璇子目前的人气应该还算不错,但都没有大红大紫的代表作,很快就会被后来者淹没。

就是不知道,进了蓝鲸音乐之后,未来会不会改变。

“谢谢周总。”

听了对方说出相同的处罚,苏安璇连忙道谢。

反正她这个季度也没有出什么专辑和单曲,收入并不算高,扣除的奖金自然也在承受范围之内。

更何况,她能怎么办,撂挑子不干去卖茶叶蛋吗?

“如果没事的话……”

正想让低头认错的两女离开,周安安听到这个璇子包里的手机发出闪光灯,随之铃声响了起来,很是体贴地说了句:“你先接吧。”

“好的,谢谢周总。”

拿起手机,苏安璇看了下屏幕,快速接了起来:“喂。”

“璇子,你在哪,快来接我一下,我在2楼202房间……”

“喂,喂,阿岚你怎么了?阿岚???”

听着电话里传来好友有些奇怪的声音,苏安璇追问两句,却发现电话已经挂断,脸色顿时变了一下。

“怎么?”

看着清秀妹子脸上的表情,周安安挑眉问道。

“周总,我朋友可能出了点事,我能不能去接一下她?”

觉得事情有点不对的苏安璇,想到圈子里出现过的一些可能,整个人都紧张起来,可怜兮兮地看着眼前的年轻老总。

“走吧,我和你们去看看。”

没有像一些狗血剧情里一样拖延对方时间,周安安也同样想到某种可能,和对方快速往楼上走去的同时问道:“在哪个房间?”

“2楼的202。”

回答着年轻老总的问题,苏安璇身穿低高跟的速度丝毫不减,小跑着往前冲去。

从先前好友的话语里,她已经感觉很是不妙,再晚一步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此时的202豪华包厢里,躲在配套卫生间打了个电话的卓岚软绵绵地靠在墙上,看着卫生间的门被暴力推开。

手机不经意地滑落到坐便器里的同时,卓岚眼前渐渐有些迷糊,只浮现那有些猥琐的笑脸。

脑海里的思绪有些乱,她都没空去懊悔自己为何会答应前来唱歌的邀请,就被一个粗鲁的怀抱揽了过去,想挣脱却发现浑身无力,眼角忍不住滑落一滴泪水。

“开门,开门。”

来到2楼的202房间门口,苏安璇旋转了几下门把手,发现里面已经反锁,连忙用力敲了起来。

“让开。”

拍了拍自家清瘦女歌手的香肩,认为时间紧迫的周安安让对方移开位置,继而示意了一下旁边的萧平。

和游轮上的普通游客不同,他们这些人上船都是有保镖陪同的,旁边还有神剑护卫的私人游艇随时待命,毕竟安第一。

至于砸门这种事,当然不可能他周某人亲自上,万一门没砸开,反倒他骨头裂了就丢人丢到大西洋去了。

做男人,耍帅也得看地方。

“砰。”

一个帅气的靠山倒,实木的包厢门在萧平的暴力下应声撞开,引得里面的几人纷纷看了过来。

在前面萧平和后面胡特、外加两名神剑护卫保镖的护卫下,周安安走进房间的同时,抬手看了看手表,前后不过1分36秒,对方想做什么,应该还来不及。

环视一眼,周安安发现有些昏暗的灯光下,一位白色长裙飘飘的黑发妹子和一位无袖黑色短裙的金发妹子躺倒在沙发上,身前各自站着一个准备有所动作的年轻男子。

其中一个男子,还已经脱去了上衣,没啥肌肉可言。

两个妹子的容貌看不真切,但身材瞄上去倒是可以的,两人身上的衣服也比较整齐,想必他们来得还算及时。

“阿岚。”

见到角落里躺在沙发上的白裙妹子,苏安璇连忙跑了过去,关切地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个时候,房间里的三个男人也是反应过来,其中那位年纪较大、搂着一个娇柔妹子的宽脸男子站起身来,操着有些怪异的华语,怒气冲冲地对着来人质问道。

“樱花国人?”

听到对方有些奇怪的发音,周安安想起平时在公司里见过的一些樱花国技术员和电视里的经验,不由得皱了皱眉,却是没有直接搭理对方。

“你想干什么?”

就在这时,本想和万可莹一起扶着朋友出来的苏安璇看到眼前拦住去路的年轻男子,有些害怕地喊道。

不过,有年轻老总带着保镖在一旁,她的胆气倒是壮了不少。

还好还好,要是就她们两个女孩子过来,就可能有来无回了。

点头示意胡特前去帮忙,周安安很好地与对方几个男子保持着足够的安距离,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朋友,你是哪里来的?”

看着那个保镖模样的男子过来,拦路的年轻男子脑子清醒了一点,恶狠狠地盯着门口的始作俑者,却是没有出手阻挠。

今天来这游轮上玩,他可是没有带保镖什么的,谁想到会有人从中作梗。

对方这架势,貌似还有些来路。

他对比下双方的身材,果断地选择了隐忍,却也想开口问出对方的来历,看看之后是不是要报复回去,或者乖乖吞下这口气。

“未来,帮下未来。”

迷迷糊糊中的卓岚有了些许意识,低声说着另一位朋友的名字,却也无力说更多的话。

之前喝的酒里,可是加了不少料。

“可莹,你去扶一下。”

半抱着好友的苏安璇听到对方的声音,有年轻老总压轴的她丝毫不惧,让万可莹去扶另一位金发女孩。

“你他……”

金发妹子前的年轻男子就没那么清醒了,见有人前来抢自己今晚的目标,下意识地放狠话之余,还挥手扫了过去。

只不过,他预料中的巴掌色没有响起,却发现手腕被人紧紧握住,继而传来一阵钻心的痛,忍不住喊了起来:“啊……”

灯笔